2018-08-17
揭秘一件定制婚纱是如何炼成? 婚纱大数据

  2016年5月12日讯,五月,北方开始进入婚庆旺季。通州区张家湾镇的一处普通厂房里,所有人都埋头在婚纱里,有的正全神贯注地踩着缝纫机,有的正将白纱小心翼翼地打褶,有的逐颗将闪钻缀到已经成型的裙摆上。

  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准新娘在挑选嫁衣时选择了定制婚纱,甚至放弃了到门店试穿,转向依托网络平台的婚纱定制。今年29岁的北京姑娘沈忱,凭着对婚纱的兴趣,大学毕业后与朋友一起创业开起了婚纱公司。婚纱这个“舶来品”,虽属女装,却全靠手工制作完成。某种意义上,为准新娘们做嫁衣的手工师傅们,无一不在缝纫台上诠释着“职人”概念。

  沈忱今年29岁,是一家婚纱公司的创始人之一。临近婚庆旺季,婚纱订单开始增多,主管生产销售环节的沈忱自然跟着忙碌起来。

  在通州区张家湾镇一个普通院落里,沈忱公司的车间占据了一栋小楼的二层。这里几乎所有空间都被白色填满,其间有一些正红色、粉红色礼服,穿着各色衣服的手工师傅们埋头工作,像是点缀在白纱里的各色珠饰。一名版师正与沈忱讨论一件礼服的尺寸和细节,她们身后的几名手工师傅正埋头在缝纫机上,仔细地将手中的白色布料匝缝联结起来。

  2010年大学毕业,学贸易类专业的沈忱跟朋友一起创业办起了这家婚纱公司,取名为艾慕,“‘爱慕’的谐音,做这行不是误打误撞的,就是因为喜欢,以前就一直想做有幸福感的职业。”

  2010年,沈忱大学毕业不久就到北京服装学院进修,专门学习与服装制作相关的课程,“整整学了一年,边学边开公司”。

  从周一到周五,像高校在校生一样,按照课程表几乎是全天上课,课程内容从工艺、色彩等最基础的理论课程到实操课程,涵盖了与服装设计和制作相关的所有内容。由于同时要经营公司,沈忱根据自己的爱好和需求对一些课程进行了取舍,“一些很基础的,比如版型、工艺类的课程,这样的是一定要去的,有时候还会跟老师探讨。”

  在车间里,沈忱最早尝试的工种是“踩机器”,像老裁缝那样坐在缝纫机前,一脚一脚地用力踩着踏板驱动机器。“这是基本功。”整整练了一个星期,沈忱才把脚力练出来,“就跟练开车一样,可能一开始不会用劲,一踩就冲出去了。”练脚力的同时还要练习“走直线”,“从不会到会其实很快,从会做到做得更好,就需要时间了。”除了沈忱,公司里培训所有的车工、车位师傅,都是这样的流程。

  现在,沈忱负责公司的供应链、生产、设计、质检、订单系统等方面。她很注重细节,“会盯得比较细,不允许出现一丝状况。”

  做一件婚纱,最核心的环节是“打版”,简单说,就是将设计图转化成现实,用铅笔、橡皮、直尺等很基础的工具把每一块布料的形状准确无误地画在样纸上。有的老裁缝把这道工序称为“裁纸样”,更专业的叫法就是“打版”。

  “打版就像盖楼时的钢筋骨架,对衣服来说,骨架漂亮了,最终的效果才会漂亮。”沈忱说。

  负责打版的人叫做“打版师”。尹四珍,今年25岁。揭秘一件定制婚纱是如何炼成? 婚纱大数据下藏着许多故事 北晚新视觉来自湖南的她身材娇小,“上学的时候只有服装设计专业不要求身高,所以就选了这个。”尹四珍边说边不好意思地笑了。事实上,她更多地是受了表姐的影响,“表姐比我大一岁,她学了这个专业,推荐我去学。”成为沈忱的员工之前,尹四珍在多家公司做过打版师,从此扎进了婚纱行业。

  那时,中国的准新娘们定制婚纱的意识并不强,大部分人在使用婚纱时选择租赁,“一线城市还好,二三线城市尤其是乡镇,准新娘们可能花一两百块钱就租一件婚纱。”与此同时,一些国际品牌和服装工作室的婚纱定制费用至少要几万元起步,对于很多中国准新娘而言“是消费不起的”。“不过咱们中国在婚纱制作方面,无论是手工还是机器制作,技术水平还是不错的,很多国外大牌都在中国做代工,很多高质量的婚纱实际上是出口到国外的。”

  综合考虑之后,微定制和网络销售成了发展方向之一。在沈忱看来,他们“赶上了机遇”。

  2010年开始,由他们的设计师团队推出的原创婚纱款式开始受到欢迎,网络订单逐渐增多。从那之后,每年的网络销售中都会出现几个“爆款”。“2010年,‘爆款’平均价格大概是1000左右,这在大部分买婚纱的新娘看来价格是偏高的,有的店里一件婚纱卖二三百,顾客会做对比,而我们的成本都不止这个价,我们不想砸价格,还是希望能以产品和质量取胜。”

  更适合中国准新娘消费水平的婚纱“微定制”也逐渐推开,价位从3000元起步,至几万元不等,“订单主要集中在3000至5000元这个区间”。之所以叫做微定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