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10-13
除了与女娲抟土造人

  小时候,最盼望的莫过于除夕夜了。除夕夜,可以放鞭炮,可以进东家串西家地转,可以吃上好的食品,可以盼望着大年初一穿新衣服……但随着岁月的推移,昔日那些令人向往的新鲜事物渐渐退了色,惟有大年三十晚上的饺子,至今还在热闹地延续着。

  清水飘芙蓉,元宝落玉盘。饕餮世间味,最是此物鲜。饺子是大年三十各家各户“团圆饭”的必备食物,也是一桌年夜饭的重点与核心。它作为中国春节饮食文化独特的一种符号,蕴含着“寄托”“祈福”等文化内涵,唤起民众对春节更为朴素悠远的憧憬。

  在河湟谷地,男女老少都把饺子叫“扁食”。因为它是一种有馅的半圆形面食,形态微扁,形似月牙弯,故民间美其名曰“扁食”。只是扁食与饺子的包法不一样,青海叫“捏扁食”,把饺子捏成老鼠形状,也叫“老鼠扁食”,有些地方还叫“雀儿扁食”,意为扁食形状像麻雀状,这些形美味佳的扁食,强化着民众的审美形态。而且河湟谷地上了年纪的人一般都不说包饺子,而说“捏”饺子,这个“捏”字,用得很是传神。饺子馅呢?无外乎分为白菜大肉馅、白萝卜肉馅及甜菜拌炒面馅之类,但素食饺子偏多些。

  对于春节食素馅饺子的缘由,据父亲说,春节除夕吃素馅饺子,名义上是取一年没有颇烦事,求一个“素净”。

  河湟谷地的冬天,腊月将尽,外面天寒地冻,甚至滴水成冰,屋里却温暖如春,全家人围坐一起捏饺子,擀皮的擀皮,和馅的和馅儿,家人一起动手,连刚学会走的小孩也来凑热闹。大家手上忙着,嘴自然也不闲着,东拉西扯,高高兴兴,其乐融融,捏饺子似乎比吃饺子还过瘾。

  至于捏饺子,心灵手巧的母亲和姐姐常常捏带花边的饺子。那一个个饺子捏得有款有型:老鼠扁食、雀儿扁食。一个个以挺拔的身姿,一圈一圈儿站在高粱秸制成的盖垫儿上,看着倍儿精神。哥哥呢,也常常参与其间,但他常捏的是那种不带花边的饺子。由于技术不太熟练,不是包得边沿不严实,就是包成一个个躺在面板上的晒罗汉,且满脸沾满了面粉,引得家人开怀大笑。

  等上坟(河湟谷地称之为邀亡人来过年)、贴春联仪式结束后,就开始煮饺子了。

  当第一锅饺子煮熟后,母亲就捞出第一碗热腾腾的饺子,放在堂屋的面柜上,很严肃地对我们说:“大家先别吃,等敬了祖先再吃。”父亲还跪在地上,十分虔诚地磕了三个头,口中还不停地说:“过年了,请各位老先人们都回家来过年,希望你们要保佑全家老小平平安安。”

  此刻,我们兄妹几个心里只想着敬祖先的仪式快点结束。等父亲一站起来,我与弟弟便连忙跑进里间屋子,未等母亲把一句“可以吃了”的话说完,第一个饺子早就进了我的肚子。

  那时,我和弟弟常常挑妈妈和姐姐捏的饺子,因为她们捏的饺子除了好看外,还不会洒汤露馅儿,一个个饺子又白又胖,盛在盘子里透着漂亮,透着精神。

  吃过饺子,父亲和哥哥将开始准备祭祖的一些仪式了:煨桑、上香、点灯……母亲和姐姐就开始准备年夜饭了。

  “扁食捏成了尕雀娃,机灵着满碗碗跳哩。叽里咕噜地搛不上,就缺个尕嘴儿叫哩”。说起饺子的渊源,据考证,它是由南北朝至唐朝时期的“偃月形”和南宋时的“燥肉双下角子”发展而来的,距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了。据三国魏人张揖著的《广雅》记载,那时已有形如月牙称为“馄饨”的食品,和现在的饺子现状基本类似。到南北朝时,馄饨“形如偃月,天下通食”煮熟后,不是捞出来单独吃的,而是和汤一起盛在碗里混着吃……

  大约到了唐代,饺子已经变得和现在的饺子一样了,而且是捞出来放在盘子里单独吃。到宋代,饺子被成为“角子”,它就是后世“饺子”一词的词源。

  元朝称饺子为“扁食”。关于“扁食”,明代万历年间沈榜的《宛署杂记》记载:元旦拜年,作匾食。刘若愚的《酌中志》载:初一日正旦节,吃水果点心,即匾食也。明《宛署染记·民风土俗》也载:时元旦,作扁食,奉长上为寿。元明朝“匾食”的“匾”,如今已通作“扁”。

  清代有记载“元旦子时,盛馔同离,如食扁食,名角子,取其更岁交子之义”;又曰“每年初一,无论贫富贵贱,皆已白面做饺食之,谓之煮饽饽,举国既然,无不同也。富贵之家,暗以金银小锞藏之饽饽中,以卜顺利,家人食得者,则终岁大吉”。而今人徐珂编的《清稗类钞》中说:中有馅,或谓之粉角——而蒸食煎食皆可,以水煮之而有汤叫做水饺。

  关于饺子的故事,在小时候听的最多的是村里一位刘姓瘸腿老人的讲述。说起这位刘老汉,他满脸麻子,故村里男女老小都叫“麻子”“麻爷”。

  在我的记忆里,麻爷拄着双拐,永远是慈祥的、和蔼的,小时候的我和小伙伴们,最大的乐趣就是围在麻爷的身边,听他讲有关河湟谷地的传闻。关于与饺子有关的故事,除了与女娲抟土造人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