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10-07
秒速赛车:暑期学生大军踏平整形医院 风险

  2014年8月5日讯,一边是广西准大学生求贷款整容,另一边是央视报道,称我国平均每年因为整形美容导致毁容毁形的投诉多达近2万起,“10年间毁掉了20万张脸”。风险之下,仍然有越来越多的妙龄女孩把“整容”当作通往美好新生活的重要助力——荧幕上的明星、身边的朋友、社会的现实都在驱动着她们。

  自拍照里的小孟面容俏丽,配合清淡眼妆戴着绿色的隐形“美瞳”镜片,“还可以吧?”她在QQ上问,打出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。去年暑假,她征得父母同意,到整形医院“稍微改善”了自己的五官。至于具体改善了哪些地方,小孟有所保留,“做了一个开眼角,别的就没什么了”。在记者的追问下,小孟又补充说自己还打玻尿酸垫了下巴,不过在她看来,不动手术刀的“打针”并不算整形,“就是稍微美化一下,玻尿酸以后都会吸收,不是永久的。”

  说起整形的原因,小孟反问:“这还需要问吗?女生太需要好看了吧!就算大家嘴上都不愿意承认,但这就是个‘看脸’的世界。”小孟告诉记者,很多开始找工作的同学都会去专业照相馆拍所谓的“完美证件照”,价格是普通证件照的四五倍,照相馆提供服装、化妆以及精致的“修片”服务,“如果找工作真的只靠实力,何必为了个一寸照片费这么大劲呢?”

  小孟觉得,会去拍“完美证件照”或者把照片传上网之前要用软件美化的人,“都没资格嘲笑整容的人,如果非要说这是虚荣,那大家彼此彼此”。与其每次都费心加工照片,还不如直接把“底板”加工完美。

  而触动小孟整形的直接原因,则是一个高中时相貌平平的同学突然变成了朋友圈里“女神”,“她每次‘晒’的照片都有好多人点赞,我们都觉得她肯定是整了,但是没人说出来。”自认本来比这位女同学漂亮的小孟,心里不太平衡,又想到将来的各种“人生大事”都需要外型分,便动了整形的心思。

  小孟的决定很容易就得到了父母的许可,“我妈妈自己就在医院打除皱针,对这个不排斥,我爸爸说可以去咨询一下,听大夫的。”对这一点,小孟很庆幸,“我有同学也想隆鼻子,她爸妈死活不同意,说整容都有风险,秒速赛车:暑期学生大军踏平整形医院 风险之下是虚荣还是世界肤浅 北晚新视觉万一做不好还不如不做。”

  不过,整形没有出现不良反应的小孟心底也有些小纠结。比如,大二暑假做了手术的她,重新回到学校之后,一听到同学夸自己漂亮就会有点不安,“他们都见过我之前的样子,肯定要想,哎呀,她是整容了吧?挺讨厌的。”此外,小孟刚刚交往了三个多月的男朋友也不知道她整形的事,小孟担心以后这件事要是被身边的朋友说穿了,不知道男朋友会怎么想。

  虽然坚持差别不大,但小孟始终没给记者看她整形之前的照片,她说,大学之后的照片都被自己删掉了,秒速赛车:“难道还留着‘证据’给别人玩‘大家来找茬’?”

  最近几年,每逢暑期,都会有一波学生整形的高潮。 “患者比平时多一倍”,协和医院整形科主任王晓军说,矫治先天畸形和“变美”需求的学生都会在这个时候就医。为了迎合这个商机,有美容整形机构特意打出了“开学当校花”的宣传广告。

  在王晓军的印象里,单纯为了变美而整形是这几年才火爆起来的事,“2010年之前都没有这么多。一方面,是‘韩流’的影响;另一放面是,人们经济条件好了。经济增长,大家有了闲钱,有这个能力去花这个钱让自己漂亮一点,这是最根本的原因;对没有收入的学生来说,家长的观念变化很重要。韩剧和韩国明星的宣传,虽然把很多中国人带到国外去做整形,但也把国内的市场开发了出来。”

  大学时曾向父母提过整形要求并被严词“封杀”的王薇(化名),最近再说起这件事,却收到了母亲的意外支持。“我妈这几年热衷看韩剧,也小追一下星,她现在知道韩剧里的大美女,连男明星都是整过容的,就觉得这么多明星都整,这事儿也没那么危险。” 王薇笑着说,“而且,我觉得她自己也动心想去除皱,所以我一说,她就同意了。”

  关于整形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接受尺度,而这个“尺度”也会随着人们的心态发生变化。

  中学时代一直笃信自然就是美的顾琳(化名),已经去整形医院咨询了“小脸”手术,她拍着自己的“饼脸”自嘲:“我要是早生二十年还算美女,现在我这个长相太土气了,村姑脸!”

  而就在三年前,顾琳还对被曝出整容新闻的明星们报以鄙视的调侃——“一生孩子就曝光了。”那时候,她觉得整形“都是假的,没意思”。

  但是进入大学之后,附近宿舍一个“系花”级别的女同学改变了她的想法。“我认识一个她的中学同学,说她绝对是整容了,还拿她们中学的照片给我看过。”顾琳很受震动,“你再说内涵重要,别人先看得也还是外。

相关文章